針對媒體報道“強拆報亭”一事,朝陽區政府回應稱,根據首都環境建設委有關要求和北京市報刊亭設置規範,朝陽區對部分區域的報刊亭集中開展整治工作,依法固態硬碟移改不符合設置規範報刊亭,其中改、移71處,規範1處,並非拆除。(8月10日央視網)
  繼8月9日,朝陽區政府在整治報刊亭的過程中,出現“中午口頭通知,深夜就來人拆除”的現象。8月10日,朝陽區政府回應稱:“根據首都環境建設委有關要求和北京市報刊亭設置規範,朝陽區對部分區域的報刊亭集中開展整治工作,依法移改不符合設置規範報刊亭,其中改、移7新竹房屋1處,規範1處,並非拆除”。
  即便如管理者所言,如果部分報東森房屋刊亭確實有損城市形象、甚至違章占道、遮擋和影響行車視線、存在違規經營的問題、多次轉租或者轉賣,讓相關部門監管起來十分棘手,那試問在作出拆遷決定之前,是否舉行聽證,征求市民意見,並做好充分的善後工作?這樣強拆報刊亭所給出的片面理由,是站不住腳的。其實不管是“強拆”還是“移改”都折射著環境治理無法負累的“傷”。
  城市文明不光是來自高樓林立、寬敞馬路、閃爍霓虹燈、車如流水的外在,更多的是來自它內在的人文素養。其實報刊亭與所謂現代城市形象並非格格不入。如果報刊亭舊了,不好看,確實需要更新改造,讓它變美,也應該是正常的手段為之。享有SD記憶卡“人間天堂”美譽的杭州城,花2000多萬元,對全杭州386個報刊亭進行升級改造,裝上了信息化服務系統,街邊每隔兩三百米就能見到一個報刊亭;發達國家的大城市紐約、巴黎等,報刊亭都還隨處可尋。為何在提倡閱讀的時代,我們朝陽區居然也發生了和早些年在鄭州、無錫、南京等地如出一轍的強拆報刊亭事件。難道真的希望電腦、手機代替報紙雜誌,一家4口人吃飯,3人在玩手機的局面成為常態,讓那份搖椅下、茶桌邊、樹蔭下看書的愜意蕩然無存嗎?其實再高的科技也無法完全取代以報紙、雜誌、圖書等為載體的紙質閱讀。報亭就是這個紙質閱讀的中轉站,是一個城市“生活品質”的象徵。並非是城市美麗風景線的傷疤。
  城市管理,強拆折射的是監管之殤後的補救;悄悄的“移改”是強勢逞能,靠人多力大壓出來的管理,值得且行且思考。一個地方的治理靠的是法治而不是人治。不管“移改”是不是對“強拆”的推脫之辭,它都會在拆掉合法經營報刊亭主人的權利同時,拆掉法在民眾心中的威嚴,拆掉那份竹北售屋民心。這樣簡單、粗暴的做法只會帶給城市治理更大的傷。
  城市治理,應該以法律為準繩,更要體現在法律面前,在法治面前,公民的權利不分大小、多少,都要受到保護,都是政府職能部門的義務。朝陽區報亭事件不管是“強拆”“移改”還是因為更大的利益鏈而不得為之,都應當留有一定的緩衝期,盡可能在協商一致的基礎上,達到預期的目的,不應該迅雷不及掩耳之勢為之。這樣的強權管理惡治示範,會讓民眾歪曲善意的初衷,不僅經營者憤憤不平,社會各界也會不滿。
  城市的發展,環境的治理不能一蹴而就。更應該有對城市發展的美、文化品位該如何提升的定位,不要盲目的“拆”和“建”、“建”和“拆”,如果認識稍有偏差,就有可能拆掉原本就蒼白無力的精神文化生活,“拆掉”城市的一道文化符號,影響城市的健康發展。更希望還打算拆除報刊亭的部分地方政府該停一停手了,不要讓你的粗暴拆除,灼傷城市的文化與品位。更希望我們的監管部門能真正的“把權力關進制度的籠子”,不要讓看得見的眼前利益荼毒長遠的公共利益。
  文/魚予  (原標題:“強拆”“移改”折射環境治理無法負累的“傷”)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ob50obyxyg 的頭像
ob50obyxyg

helen

ob50obyxy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