□金陵晚報首席記者 於峰
  金陵晚報記者 王峰
  金陵晚報繼續尋找“小說中的南京話”。從事《金瓶梅》研究已有30年,中國金瓶梅研究會理事黃強,也指出了自己在《金瓶梅》中的發現:南京的方言在《金瓶梅》中也有表現。黃強是老南京人,在他看來,奇書《金瓶梅》不是寫南京生活的作品,但是與南京卻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繫。除了南京的風物、南京的社會風氣在書中有所表現外,如南京的雲錦,南京絲織品,拔步床板凳手工業的情況,以及南京話也屢屢在《金瓶梅》中出現。
  南京方言兒化現象顯著
  據黃強分析,南京方言有一個顯著的特點,就是名詞後面有兒化現象,譬如:碗兒、碟兒、盤兒。這種兒化語言現象在《金瓶梅》中也是舉不勝舉,以第十五回為例:這對門架子上挑著一盞大魚燈,下麵還有許多小魚鱉蝦蟹兒跟著他,倒好耍子。轉燈兒一來一往,吊燈兒或仰或垂……這首里這個婆兒燈,那個老兒燈。潘金蓮一徑把白綾襖袖兒摟著,顯她那遍地金掏袖兒,露出那十指春蔥來,帶著六個金馬鐙戒指兒,探著半截身子,口中嗑瓜子兒,把嗑的瓜子皮兒都吐落在身上。
  這種兒話現象在描述服飾種類上也是用到了極致:大紅妝花通袖襖兒、白綾襖兒、大紅遍地金對衿羅衫兒、歲寒三友梳背兒、白夏布衫兒……
  《金瓶梅》寫到沈萬三
  據南京方言專家介紹,自晉室南遷後,洛陽語音移至江東,南京方言就開始在歷史上占據極其重要的地位,這已是學界不爭的事實。正因如此,南京話也是江淮方言中最接近北方話的方言。而南京城市在明代更是南方經濟文化的中心,其對《金瓶梅》作者的影響自是不能小看,作者來過南京,或知道一些南京的社會生活,所以在其中有反映南京一些市井生活的描寫,也不足為怪。因為在明代,小說是一項與百姓憂樂與共的市民文藝,有著廣泛的市民社會基礎和為社會各界所使用的通行語。
  所以,南京的諺語和歇後語也能亮相《金瓶梅》中,明代南京人顧起元在《客座贅語》中記錄的南京諺語就有若干條與《金瓶梅》中諺語相同,如第十二回中:家雞打的團團轉,野雞打得貼天飛。此外還有:不看僧面看佛面。熱竈一把,冷竈一把。燈臺照人不自照。酒在口頭,事在心頭。等等。
  《金瓶梅》中也有與南京有關的歇後語:南京的沈萬三,北京的枯柳枝——人的名,樹的影。意思為事情明擺在那裡,正如南京沈萬山的名氣,大家都知道,怎能遮蓋住呢?而沈萬三就是當時的南京首富。
  ■活動參與方式:
  1.如果您發現哪部文學作品中(古典文學名著和小說)有南京話,可以將包含南京話的作品摘錄下來,發至郵箱yufeng@jlwb.net,和我們分享。
  2.您也可掃我們的微信二維碼,或在公眾微信號里搜索“金陵娛樂”,關註我們的公眾微信號“金陵娛樂”,即可發送信息參與活動,信息中請務必附上文學名著中出現南京話的原文。
  3.您還可以自己用南京話讀出包含南京話的某段小說的文字,發至“金陵娛樂”的微信上。我們將擇優與微信粉絲共享。
  4.活動結束後,我們將從發送到微信上的“南京話朗讀作品”中,擇優評出最有味道的“小說里的南京話”,並給予參與者一定的獎勵。
  金瓶梅中的南京諺語。  (原標題:《金瓶梅》中寫到當時的“南京首富”)

全站熱搜

ob50obyxy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